您的位置:400811云顶集团 > 4118产品评测 >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

发布时间:2019-10-03 18:15编辑:4118产品评测浏览(65)

    改革开放40年的小说创作,在蹈厉奋发中继往开来,在持续演进中硕果累累,其中最重要的经验是“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这是小说创作乃至文学创作保持旺盛活力、葆有充沛魅力的根本所在

    美国学者梅维恒主编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新星出版社2016年版),将中国文学视为与社会紧密联系的存在,确认文学不是自在自为之物,而是社会政治、文化事实等交织互动的产物。在该书对这些交织互动关系的揭示中,“经济生活”是一个重要的视角。

    在21世纪前后,文学史的意义发生质变,与文学研究的勾连日益紧密。究其显著者,一是“作为文学理论的挑战”引发观念更新,二是“构成确证经典的权力”而产生文学作品的增值效应。小说经典《西游记》无疑是中国文学史撰写无法回避的重点。检索、梳理近二十年来中国文学史中的《西游记》书写,可以看到这一时期《西游记》研究的新进展,以及该项学术活动的诸多新材料、新方法、新成果如何在文学史的动态记录中得到沉淀和体现。

    中国文学史由外国人首撰,观念先入为主,导致20世纪20年代前后国人自撰文学史时,多受制于舶来的观念与术语,难以描述和判定本国文学的特性与价值,述及小说这一别具中国特色的文体时,问题尤为凸显。

    在改革开放40年文学演进中,小说创作一直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新时期文学的第一声春雷,便是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由此,小说创作像打开闸门倾泻而出的滚滚洪流,迭次掀起“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寻根文学”等阵阵波浪,并由短篇小说先行、中篇小说崛起、长篇小说勃兴主导了40年文学锐意进取的历史进程,铸就了40年文学成果卓著的丰繁盛景。

    在经济生活的视角下考察文学发展进程,《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对“布衣诗人”予以了较多关注。所谓“布衣”,就是那些未能获得科举功名的读书人。他们的身份,主要是相对于获得了科举功名的诗人而言的。

    “吴著”说:从肯定到存疑

    若借重西方的小说观念,存“世界之观念,大同之思想”,那么只有削足适履,将白话写成的话本体与章回体、文言写成的传奇及少量符合“今小说”标准的子部小说,以及原本胪列于子部、史部的部分作品如诸子寓言、史载传说兜揽进来,视作与西方对等的“novel”,而大量传统的古小说则被剔除在外。小说地位主次颠倒,评价也迥异于前。胡怀琛《中国文学史略》(上海梁溪图书馆1924年版)称:“小说则不过称道杂事,其本体与今日之新闻无异,是盖完全野史,与今日小说不同。”顾实《中国文学史》(商务印书馆1926年版)也认为汉代小说“固非今日之所谓小说”,“中国谓琐谈零闻之类曰小说,而立于此与真正小说即novel之中间者,盖美文之一体。”极端者,如凌独见《新著国语文学史》(商务印书馆1923年版)受了胡适宣讲国语文学的影响,仅将白话小说视作中国第一流的小说,宋前的小说因为“不是做小说史,也不去细说他,又因都是文言的,更不值得说”,竟将文言小说一概抹杀。而那些曾被士君子所不道的白话小说,因“感人最深”,则转身成为元明清之际的“最有力之文学”(李振镛《中国文学沿革概论》,大东书局1924年版)。显然,西方观念的反客为主,固然提升了中国小说的文学地位,为中国小说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参考,但也客观上造成了古代小说研究中“中国传统”的迷失。

    40年来的小说创作,不仅在蹈厉奋发中继往开来,在持续演进中硕果累累,而且也在筚路蓝缕奋进中积累了不少重要的文学经验。而这样一些得来不易的文学经验,正是小说创作在40年间取得辉煌的秘诀所在。梳理和总结这些难能可贵的经验,对于深入探析40年小说创作成就原因,筑就时代的文艺高峰,无疑是极为必要和至为重要的。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林庚《中国文学简史》,其导言以唐代为界,把中国文学分为两个大的时段,先秦至唐以抒情文学为主体,可称之为寒士文学,宋元明清以叙事文学为主体,可称之为市民文学。林庚没有提到宋元明清时代抒情文学作者的身份,《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则从经济生活变动的角度作了分疏。在该书看来,唐代虽然已经采用了科举取士的制度,但平民出身的读书人,官居显位的极少,大多数显宦依然来自高门士族。这些出身于高门士族的官员,凭借家族的独立财富和社会地位,可以抵御仕途的各种不确定性。这使他们较少有身份危机意识。宋代则大不一样了。门阀贵族在五代的战乱中被扫除殆尽,宋代的士大夫都是经由科举考试从平民中选拔出来的。他们的新的身份,并没有家族的独立财富和社会地位作为支撑。欧阳修、范仲淹、苏轼这样一些为后世所敬仰的北宋士大夫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他们热情投身于儒家的“匡时济世”的事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即使是在被贬谪的境遇中,也依然能够保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这样一些诗人,构成了宋元明清时代抒情文学的作者主体。

    今天所见《西游记》的最早版本是明代万历二十年金陵世德堂梓行的《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其时即告作者佚名,世本陈元之《序》明言“不知其何人所为”。后来坊间相继出现过邱处机、许白云、史真人弟子等多种说法。20世纪20年代,鲁迅、胡适考定《西游记》为淮安吴承恩所作,结束了之前三百年间众说纷纭的局面,“吴著”说遂成学界主流意见。分别由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与游国恩等主编的两本《中国文学史》都直认吴承恩为《西游记》的作者,游编甚至引录大量吴氏《射阳先生存稿》的诗文(如《禹鼎志》《二郎搜山图歌》)来作为立论的证据。

    若是坚守正统的做派,或视小说为小道,不屑论及,或仅以文言小说为正宗,鄙弃不见于四部之学的白话小说,又会招来非议。林传甲所著《中国文学史》(京师大学堂讲义,1904年撰)就是个箭垛式的代表。林著宣称“仿日本笹川种郎《中国文学史》之意以成书”,但论及元人文体时则指斥笹川氏不应将戏曲小说胪列其文学史中,因为“杂剧院本传奇之作,不足比之古之虞初”,更不该提及汤显祖、金圣叹,这种做法“识见污下,与中国下等社会无异”。林著的观点立场也并非孤例,当时窦警凡《历朝文学史》(铅印,1906年版)、张德瀛《文学史》(1906至1909年撰)等数部文学史亦未论及小说,但林著在早期几部文学史中影响最大,林传甲的“迂儒之谈”也格外引人关注。郑振铎直批林著:“名目虽是《中国文学史》,内容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与林著几乎同时的黄人《中国文学史》(1904至1907年撰)被视作“中国文学史学史上的里程碑”,与他具备中西融会、与时俱进的学术眼光,给予白话小说一定篇幅和恰当评价相关。毕竟,白话小说作为文学的重要文体这一观念经历了梁启超晚清小说界革命、胡适白话文运动等已渐入人心,风气如是,白话小说进入文学史势所必然。故步自封,自然已不合时宜。

    贴近生活,与时代同频共振

    诗在布衣平民中,特别是宋代开始急剧发展的城市平民中的发展,是南宋的一个鲜明时代特征。在元朝统治下,科举制度被暂停(虽然在1315年重新开考),这在切断读书人仕途的同时,也加速了诗歌在广大布衣阶层中的创作趋势(这一趋势在之前已经形成)。

    随着相关新史料的发现和《西游记》研究的深入,在《西游记》作者问题上纷争骤起。先是海外汉学家(如日本太田辰夫、矶部彰,英国杜德桥,美国余国藩,澳大利亚柳存仁等)以及港台地区的学者(如张易克、陈志滨、陈敦甫等)在不同场合不断发表怀疑“吴著”说的意见,终于以章培恒《百回本〈西游记〉是否吴承恩所作》(《社会科学战线》1983年第4期)一文为标志引发了一场规模空前并且旷日持久的论辩,至今余波未息。

    总体来看,20世纪20年代前后的文学史著述大多处于西方观念的阴影下,但是在建构民族文学与文化精神的动力下,也有学者尝试着融会中西,如将中国神话视同“希腊神话、《天方夜谭》史诗之一脔”,将通俗小说效用比拟“法兰西革命有福禄特尔之小说剧本鼓吹”,以证明中国的传统小说亦合乎国际标准。这种拉郎配固然称得上门户相当,但不能算是佳偶,因为中西方的价值观并不匹配。谢无量注意到:“藉尔士《文学史》所称又有《玉娇梨》一种,以其叙述不务烦冗,颇为西士所重,然吾国固罕论及之者。”亦如鲁迅所说:“留学生漫天塞地以来,《儒林外史》就好像不永久,也不伟大了。伟大也要有人懂。”中国小说价值与意义的阐释,还需立足于民族传统。通俗小说因近似今小说,尚有比较研究的空间,文言小说尤其是子部小说却因太具中国特色,如何与现代学术接轨,成为一大难题。有关文言小说研究的重要议题及分歧,在彼时的中国文学史著中已可见端倪。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从改革开放40年文学演变进程来看,文学总是能敏锐感应社会生活种种动向,并也在这种审美反应中及时更新自己。这便使生活脉动构成写作的内在气韵,现实气息构成作品的基本底色,从而使40年小说创作在总体上实现了与时代精神的同频共振。

    “布衣诗人”的兴起造成了文学史景观的显著变化,一是曲的繁荣,一是诗风的离经叛道。以元末杨维桢为例,他“着奇装异服游遍长江下游地区,手里总是拿着一只铁笛,遍访以他为领袖的各个诗社。他表面上玩世旷达的生活方式与当时正在发展的重视艺术家及其作品的独特地位的文人理念是一致的。杨维桢精通不只一门诗歌艺术,他的书法风格相当险怪,又对绘画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并在画作上题写了许多诗。他的诗作也同样具有自由挥洒的特质,充满了恣肆的想象力和幽艳的语言,效仿了自北宋以来几乎被遗忘的风格类型,包括汉魏六朝的乐府以及晚唐李贺、李商隐和韩偓的诗歌。”杨维桢多方面地表现了他的离经叛道,可以说是“布衣诗人”的一个标本。

    论争的结果是:“非吴”说阵容有所壮大,“吴著”说的一统天下被打破。当然,坚持“吴著”说的学者也在继续努力,寻找新证据,构筑证据链,使“吴著”说更加成熟。“吴著”与“非吴著”两说并峙、胶着,可谓当下《西游记》论坛的一大景观。

    探究什么是中国的“纯正小说”,已含有中西比较的立场,试图建立如西方小说那般简易的标准,来界定出“正宗”的小说,理所当然地成为一种追求。

    在十年浩劫甫一结束的新时期,文学在进行理论思想上拨乱反正的同时,能在短时间内由“伤痕文学”开始文学创作上的复苏,是因为作家勇于直面新的生活现实,高度关注人的精神状态,注重以文学的方式传达人民心声。以《班主任》《伤痕》《神圣的使命》等为代表的短篇小说,以《天云山传奇》《犯人李铜钟的故事》等为代表的中篇小说,拉开了“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序幕,文学因立足生活,紧贴现实,重新获得应有的思想内力与艺术活力。

    明初的王彝曾指斥杨维桢为“文妖”,代表了进入仕途的作家对“布衣诗人”的不满。这种不满,在明代中叶表现为复古运动健将李梦阳等对苏州文人的收编和改造。

    对此,新世纪以来的各类文学史著作均有所体现。鉴于上述论辩没有取得共识,它们不再直认吴承恩为《西游记》的作者,多采用“暂定为吴承恩”“或说为吴承恩”等委婉的表述。

    朱希祖《中国文学史要略》(北京大学讲义,1916年成稿)是一部被忽视的文学史著,该书对中国小说的文体特性与渊源有深切关注,可惜流传影响不广。一则是因为朱希祖虽然先鲁迅任教于北大文学院,但旋即转向史学,未再沉潜于小说研究,故其文学见解少人关注。二则与他彼时尚持“广义之文学观”,不合时风有关。但是,朱希祖对小说文体特性的关注,可见出构建古代小说研究“中国传统”的探索。朱著论汉志小说,以《宋子》为例,提出《宋子》“言黄老意,然不列乎道家,而厕于小说”,是因为“文体别之耳”,即小说有其文体特性:“著书立说,亦必使雅俗咸宜,妇孺皆解,取譬近而指意远,树义深而措辞浅,此小说之正宗,兹其所以成家也。”总结为“识小”二字,则《世说新语》之类是“近古”之作,典而可味,白话小说亦“识小,犹未失古人之意”。至于别传、地理志之类,就不能视作小说;那些“惟怪力乱神是务”的小说,是有违古小说的文体特征的,“其于小说称家之意偏其反矣”。比起曾毅认为小说始于怪力乱神,胡毓寰、汪剑余将诸子寓言视作小说(这一做法使传统小说学为摆脱子史而自成一家的努力前功尽弃,也使传统小说中“叙述杂事”“缀集琐语”的两大类别陷入尴尬境地),谢无量、刘贞晦、沈雁冰、赵祖抃等将小说归为滑稽派的支流等见解,朱希祖所论更贴合中国小说的传统。可惜朱希祖的立场和观点并非彼时的主流,他在该书《叙》中称后来的主张与此亦“大不相同”,可惜未有新编问世,不知其小说观念是否亦受时风裹挟。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40年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彩,写法丰繁多样,但现实题材始终占据主流位置,它敏锐感知生活脉息,准确捕捉时代脉搏,跟踪式表现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侧影、社会生活的深层变化与人们精神世界的悄然变动。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不仅发出“改革文学”的先声,而且树立小说创作“向前看”姿态,使得小说创作回荡起时代新人的豪气与时代精神的正气。上世纪80年代之后,小说创作接连出现“现实主义深化”“新写实”等写作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改革文学”的延宕与余响。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随着长江下游经济的复苏,苏州在明代中叶再度成为文化中心,其代表人物有沈周、杨循吉、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等,后四人并称为“吴中四才子”。“他们能以平民身份闻名天下,并且文学仅仅是他们多项艺术成就中的一种,这是苏州独特的社会文化氛围造就的。多才多艺,还有一定程度上的离经叛道,在当时的苏州是相当受尊重的。”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作者问题是《西游记》的迷案,古人称为“一大闷葫芦”。它处于《西游记》研究的基础层面,直接影响着《西游记》研究的整体格局和学科走向。近二十年来,无论是“吴著”说,还是“非吴著”说,其研究都有深入推进。上述文学史对此的反应可谓及时、全面而准确。

    中国文学史中的小说叙述状貌,比上面的举例要复杂得多,正如鲁迅作《中国小说史略》(北大新潮社1923年、1924年版)时所总结的:一、中国之小说自来无史;二、外国人先作的中国文学史虽有,但所占比重很小;三、中国人后亦有作,但仍阐释不详。其实还有一点,即彼时撰写文学史者,或为教学需求,或为出版社请邀,也有“业匪专学”者,不免有失系统、杂论逸出。鲁迅既有志撰写首部中国小说史,自然有传之后世的意愿,故以学者的立场开放地、谨慎地对待西方小说理论、时人的考述,得出了诸多严谨精辟的论断。尽管该书参考了日本盐谷温的论著,但立场与观点却大不相同。盐谷温宣称汉晋小说“不过是断片的逸话奇闻”,“唐代所谓传奇小说只是一篇有条理的逸事奇谈之类”,“真的中国小说定要算是到元以后才发生哩”,这便是借西方镜子、隔日本海雾、看中国花得出的结论了。鲁迅特以“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论述”为首章,体现了对小说传统的尊重。全书虽然亦将志怪、传奇、平话及章回作为叙述重心,但并未割舍《世说新语》《酉阳杂俎》等传统小说,而是冠以“志人”与“杂俎”之名,可谓煞费苦心。尽管《史略》出版后,当时的文学史仍多以胡适是瞻,但大多采纳了鲁迅的观点,中国小说的叙写也逐渐从文学史的附庸论中独立出来,专著迭出,蔚然成学。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从90年代开始,市场化改革、城镇化建设、信息化科技等交织而来,使得乡村与城市的变革进入新阶段,同时也面临许多新挑战。小说创作适应这种描写对象变化,也多角度、不断深化直面现实的写作。乡村题材方面,路遥《平凡的世界》、孙惠芬《歇马山庄》、关仁山《天高地厚》、周大新《湖光山色》等,都从不同的侧面描写农村新人物,反映农村新变化。而在乡村题材之外,则有孙力、余小惠《都市风流》,阿耐《大江东去》,郭羽、刘波《网络英雄传》等,分别从城市建设、工业改革和科技创新等不同维度,书写不同行业与领域的改革故事,塑造时代弄潮儿的不凡风采。这些作品也许还够不上全景式反映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但却以独特的方式、别样的故事,描绘改革开放改写现实面貌和人们心理状态的某些侧影。

    但不久苏州文人就发生了分化,其标志是徐祯卿成为“前七子”的一员。“前七子”包括李梦阳、何景明、边贡、王廷相、康海、王九思、徐祯卿等七位弘治年间登科的进士,除徐祯卿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之外,其他六位都是北方人。李梦阳所领导的复古运动,强调士人阶层要严肃地承担起治国的角色和责任,无论是在政治方面,还是在诗歌方面,都要全力以赴地向历史上的最高境界看齐,“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主张就是基于这种祈向提出来的。徐祯卿努力矫正早年濡染的六朝清丽诗风,甘愿接受李梦阳的指导,显示了布衣诗风的边缘化处境。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主题演绎:从政治性到人生哲学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时至今日,中国小说研究界有仍处于鲁迅时代的说法。但是,这不意味着鲁迅的绝对权威与学界的止步,在反思一个世纪以来流行的以西方话语体系来描述、判定中国文学的做法时,不少学人开始致力于中西融会,尝试修正包括鲁迅在内等前辈学人在彼时风尚下所做出的影响深远的论断。如鲁迅提出唐人“始有意为小说”,也是接受了西方小说观念的产物,其前提与结果都有待商榷。(见陈文新《“唐人始有意为小说”这一命题不能成立》一文)

    着意塑造变革时代典型人物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在经济生活的视角下考察文学现象,《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对商业剧场的关注也是一个亮点。所谓商业剧场,是相对巨富人家的私家戏台和宫廷戏台而言的。

    在20世纪,特别是1949年以后,关于《西游记》的主题,比较流行的是“反抗”说。中科院文学所《中国文学史》认为《西游记》“通过神话故事的形式反映了中国封建社会的人民的反抗”。游国恩主编《中国文学史》的表述则是:“战斗性主题。”战斗,当然就是反抗,是反抗的极端形式。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要想建立古代小说研究的“中国传统”,有必要从渐趋固化的樊笼里返回到中国近代学术的自然原野,重新审视当时的百家争鸣,在中西观念的碰撞中找回民族的学术自信,构建出真正中西会通的理论体系。

    作为叙事艺术小说,描写人物是创作的中心任务,而人物的思想性格又是其核心所在。新时期以来的小说创作中,涌现出众多栩栩如生又血肉饱满的人物形象,他们以独特的性格内力与精神魅力,让人们读时满眼生辉,读后久久难忘。

    在近代以前的中国历史上,商业剧场曾经有过两度规模不大的发展。一次是11世纪末到15世纪早期,京城和为数不多的其他一些大城市有过商业剧场,它们提供各种戏剧曲艺节目,观众只要支付入场费就能观看。一次是17世纪末叶,京城和同样为数不多的其他一些大城市中,某些大型茶馆引入了戏剧表演,以提高上座率,这样,大型茶馆就事实上成了商业剧场。这两度出现的商业剧场,影响范围有限,因其在众多表演场所中所占份额不大。

    从“大闹天宫”的故事中概括出“反抗的主题”具有一定的逻辑必然性,但正如有学者指出,开篇七回“大闹天宫”并不是《西游记》的全部,而一旦把“反抗”坐实为阶级斗争或农民起义,显然过于狭隘,同时不符合文本实际。(林庚《西游记漫话》,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其理论的偏颇显而易见。

    (作者:白金杰,系福建农林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

    在新时期文学之初,一些“伤痕文学”“反思文学”作品,一开始就是以人物性格的独特、人物命运的坎坷,让读者感受到典型人物具有的特殊力量。如刘心武笔下的谢惠敏,张弦笔下的荒妹,高晓声笔下的陈奂生、李顺大,张贤亮笔下的章永璘等。随后而来的“改革文学”,也是以光明磊落又豪情满怀的人物形象引领人、感佩人,如蒋子龙笔下的乔光朴、张洁笔下的郑子云、柯云路笔下的李向南等,他们在攻坚克难的改革中体现出的“斗士”风采,携带的正是这个时代所特有的沛然正气与崭新风尚。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商业剧场、私家戏台和宫廷戏台,这种演出场所的差异,不仅与剧团生存方式的差异有关,也与演出内容和演出方式的差异有关。商业剧场通常表演热闹有趣的故事,并穿插诸多的杂耍乐舞。而私家戏台所表演的剧目,则有较多的文人趣味,且多为折子戏。宫廷剧目又是另外一种面貌。以杂剧的演出为例,一般的家庭戏班,通常只有一位明星演员,“这位明星演员扮演主要脚色,而戏班中的其他成员便跑龙套或担任乐师”。在这种情况下,剧中所有唱词都分配给一位脚色——正末或正旦,就是适合的了。宫廷有的是明星演员,而所有的大牌演员都应该有与知名度相称的表演机会,因此,那些经宫廷流传的杂剧文本,“所有脚色的说白都大大增加了,其文本因加入了要背诵的诗词等文字而丰满起来。杂剧的基本音乐结构保持下来了,但是每折中曲子的数量被裁减了,这样也就降低了正末或正旦的突出地位”。

    在近年的文学史著作中,这种主题观被彻底扬弃,代之以游戏、自由、人性解放等哲理性主题。章培恒复旦版《中国文学史》的创新之处在于“以人性为线索构建文学史体系”,所以注重人性意义的阐发是其《西游记》叙述的主线。它指出:“作品既肯定了人的正常欲望,更热情赞颂了珍视生命、要求自由、维护尊严、顽强拼搏的意志和力量——强大的生命力。”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则直接以“人生哲理”标出主题:“对人性自由的向往和自我价值的肯定”,“呼唤有个性、有理想、有能力的人性美”。它还指出,《西游记》的价值在于“戏笔中存至理”“游戏之中暗传密谛”,哲理性主题比较隐晦。袁世硕、陈文新担任首席专家的《中国古代文学史》,舍弃了“主题”这一概念,而是用内涵、政治意涵、哲理意味等话语来表述《西游记》的思想性。无主题的实质是多元性,以揭示《西游记》“复杂而丰富”的内涵。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90年代长篇小说长足崛起,一些作品在大浪淘沙中留了下来并一直长销不衰,它们所凭靠的,都是经由典型概括和个性化手法塑造出来的性格鲜明又气韵生动的典型人物,他们在向人们显示不凡个性的同时,也展现出时代的精神气质。如路遥《平凡的世界》,通过孙少安、孙少平两兄弟相似的坎坷命运与不同的人生追求,反映年轻一代农村青年的艰难成长,以及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的内在关联。而陈忠实《白鹿原》,则在白嘉轩、鹿子霖的明争暗斗的相互较量中,串结起家族衰落、乡土式微与历史变迁的多重意蕴,个性化的人物形象里凝结诸多文化符号与精神密码,令人思忖,引人咀嚼。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作者:陈庆,系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讲师)

    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艺术性:从浪漫主义到奇幻理念

    经由独特的人物形象塑造,真实而独到地反映一定时代生活的成功作品,还有莫言《红高粱》里的余占鳌,张炜《古船》里的隋抱朴,阿来《尘埃落定》里的傻子二少爷,余华《活着》里的徐福贵,徐贵祥《历史的天空》里的梁大牙,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里的吴摩西等。这些作品几乎就是以一个人物为中心,由独特的性格塑造和别样的命运揭示来体现作家人性审视的深度与艺术概括的力度的。由于人物性格与人生命运的相辅相依,人物成为当代文学人物画廊中的“这一个”,不仅与作品一同留了下来,而且日渐成为人们品读不休、评说不尽的经典。

    大约是受西方主要是苏联文学观念的影响,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学术界习惯于把《西游记》的艺术特征归结为浪漫主义,如中科院文学所和游国恩主编的两部文学史都把它视为“浪漫主义文学的最高峰”,20世纪最为通行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西游记》前言则把《西游记》的艺术风格归结为“积极浪漫主义”。

    沿着现实主义道路不断拓进

    近二十年间文学史中的《西游记》叙述,很少采纳浪漫主义这一术语,而是代之以“奇幻”这一中国文学的传统范畴,体现出回归文学传统的“中国化”取向。论述尤为全面、透彻的是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西游记》在艺术上的最大特色,就是以诡异的想象、极度的夸张,突破时空,突破生死,突破神、人、物的界限,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神异奇幻的境界。”并且结合《西游记》的具体描写,围绕“幻”与“真”、幻笔与诙谐等关系做出具体而深入的描述。李道英主编《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材,中华书局2002年版)和马积高、黄钧主编《中国文学史》(湖南文艺出版社2007年版),也都以奇幻理念来评价《西游记》的艺术性。方铭主编《中国文学史》(国家级高等学校特色专业建设教材,长春出版社2013年版)的论述颇有创意,它在以奇幻概括《西游记》艺术精神的基础上,特别重视《西游记》的“民间文化色彩”,认为民间有关四大部洲、天庭地府、水族龙宫等故事,乃至民间风俗,正是《西游记》的创作源泉,《西游记》的艺术成就即在“吸收综合各种民间文化的养分”,从而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神幻世界。

    现实主义因其细节的真实性、形象的典型性与描写方式的客观性等主要特征,满足中国作家的写作追求,也贴合中国读者的阅读需求,现实主义一直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尤其是40年来小说创作中占据突出地位,催生了一大批优秀小说作品。

    文学史是一个时代文学研究的沉淀,具有权威性、指导性和普适性,但相对于文学研究的“及时行情”,不可避免有一定的滞后性。关于《西游记》的浪漫主义问题,已有学者指出,如果作为创作精神来理解,其实是成立的。浪漫主义的实质是理想精神,《西游记》是最富于理想精神的神魔小说。只有从浪漫主义的创作精神上才能真正把握《西游记》与现实主义杰作《红楼梦》并列的经典价值。

    “伤痕文学”在刚一露面引起争议之时,陈荒煤就敏锐指出:伤痕文学“揭示了人们心上留下的伤痕”“也触动了文学创作上的伤痕”。也就是说,“伤痕文学”以直面人生与人心的方式,恢复了文学写作中的现实主义传统。小说创作中以直面现实为旨归的现实主义写作,不仅在发展演进中逐步走向深化,而且历练了一茬又一茬的实力派作家,推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经典性作品。

    域外《中国文学史》的特殊视野

    40年来,现实主义不断更新,主要推动了两类小说创作的长足发展。一类是家族历史与文化的创作,这类小说以家族历史为主干故事,通过一个家族在一个时期的荣辱盛衰,来透视文化精神的嬗变,折射社会变迁与时代更替,代表性作品如张炜《古船》、陈忠实《白鹿原》、阿来《尘埃落定》、李锐《旧址》、莫言《丰乳肥臀》等。另一类是“反腐”小说写作,这类小说以改革开放为背景,主写义利抉择、正邪较量。代表性作品有周梅森《人间正道》《人民的名义》、张平《抉择》、陆天明《苍天在上》《大雪无痕》、周大新《曲终人在》等。可以说,由于运用严谨的现实主义写法,贯注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这些作品做到了思想精深与艺术精湛的桴鼓相应,达到“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的较高标准。

    近20年来,也出现了许多域外汉学家撰写的《中国文学史》,重要的有《剑桥中国文学史》和《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

    在坚持现实主义方面,最为典型的例子,是路遥《平凡的世界》。这个作品写作与发表的80年代中期,文学界追新求异的热潮正如火如荼,现实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冷落,但路遥没有任何犹疑,他毅然选择严谨的现实主义写法,精心又用意地描写孙少安、孙少平两兄弟的青春成长与人生打拼,由此表现改革开放给农村青年带来的命运转机。由于作品做到了为小人物造影,为奋进者扬帆,出版之后广受好评,累计印数超过1700万套,在当代小说长销作品中名列前茅。《平凡的世界》持续热销,暗含了一个值得研究的文学课题,那就是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现实主义,包括它的自身内涵、外延与意义,也包括它与中国文学的密切缘结,与中国读者的内在联系。

    孙康宜、宇文所安主编的《剑桥中国文学史》(三联书店2013年版),以现代英雄主义理论解读《西游记》,并将《西游记》与《三国演义》《水浒传》并案考察,分析各自不同的英雄性格。它认为三国英雄是“历史英雄主义”,具有“狮子般的英雄气概”;水浒英雄是忠义英雄,以侠义和血性“称雄于大道野径”;而西游英雄则是一个“超级大英雄”,他是超越世俗的“心意英雄”。

    风格手法在借鉴中开拓丰富

    梅维恒主编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提出了“《西游记》是人类多种情感原型”的观点,指出《西游记》以生动的笔触叙写了自然而生、自我认识、国家与社会、生与死、反抗礼教和权威、顿悟和救赎等人类情感。其视野和论述颇有新意。

    作家有各自造诣、各自追求,小说有不同取向、不同写法,由此造成文学写作在个性化基础上的多样化。但任何取向与写法都各有长短,兼有利弊。因此,在坚持自我的同时不断汲取别家之长,弥补自家之短,就是文学写作的题中应有之义。40年来的小说创作,由于小说家们注重在学习与借鉴中自我更新,小说创作求新求变成为普遍风尚,也成就作家艺术成长与作品新意迭出。

    日本前野直彬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对《西游记》也有独到叙述。

    适逢改革开放拉开序幕,一些敏锐的小说家们便在小说艺术上广泛借鉴吸收,使小说创作不时吹来令人耳目一新的清风。最先引人注意的,是王蒙在《深的湖》《高原的风》等中短篇小说中对“意识流”手法运用得出神入化,作品在对人物心理流程的探幽索微中,实现了由主观感受折射客观世相的特殊效能。随后,一些超越传统文学范式的新写法不断刷新,其中比较典型的,如苏童、格非、孙甘露、余华等作家运用“先锋派”手法创作“新历史小说”,阿城、韩少功、郑万隆、李杭育等作家把当下现实生活与人物精神世界中的“文化遗存”当作描写对象的“寻根小说”。他们超越传统写法的文学实验,使以现实主义为底色的小说创作呈现出别样的色调和色彩,现实主义创作愈加开放和丰富。

    (作者:竺洪波,系新疆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相互借鉴为我所用,风格写法不拘一格,在80年代至90年代,成为小说创作的普遍追求,一些实力派作家不断自我更新,逐步形成独特艺术个性。如莫言在中外手法兼收并蓄中,不断凸显的“毛坯式”现实主义风格,贾平凹在古今手法内在化合中形成的“文章体”叙事特点,阿来在民族文化交融杂糅中形成的“非遗性”题旨意蕴等,都是在小说艺术上由多方借鉴来熔铸自我的成功范例。

    如果再把眼界放开一些,我们还会看到当下一些网络小说写作,也在向传统文学经典作品靠近,他们通过学习经典作品的意蕴营造、人物刻画、细节描写,使得一些历史题材的小说作品获得较高文学品质,成为雅俗共赏的优秀作品,比如《琅琊榜》《芈月传》等。这些作品取得成功,既给网络小说写作提供有益经验,也告诉人们“俗”与“雅”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联通“俗”与“雅”,不仅确有可能,而且会别有洞天。

    改革开放40年的小说创作,在有声有色的发展与波澜壮阔的前行中,有很多经验可以梳理和总结,最为重要的是“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这是小说创作乃至文学创作保持旺盛活力、葆有充沛魅力的根本所在。

    (作者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27日 14 版)

    本文由400811云顶集团发布于4118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近二十年来的4118产品评测,的经济生活视角

    关键词:

上一篇:有关集体学生见到,新型价值引领

下一篇:没有了